bt核剧情简介

“那能赢么?”老太监好奇问道。“那就要看王贤这枚棋子,能不能一直凌厉下去了。”晋王淡淡道:“太远的事情,谁也说不准。”说着目光向上,幽幽道:“皇上春秋正盛,他一天不宾天,这局棋可能就分不出胜负。”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语,老太监只当没听见,跟着晋王起身道:“老臣全懂了,王爷高瞻远瞩,定立于不败之地。”“不败之地,不败之地。”晋王闻言,面上却浮现出淡淡的自嘲道:“是啊,孤再能折腾,也只能落个不败之地,成不了最后的胜利者。”想到这,他一阵索然无味,走下楼道:“把从五台县搜到的那几个人,送去钦差行辕吧,给钦差大人压压惊……”来而不往非礼也,王贤打死朱美圭,就是给他的投名状,朱济熿自然也得有所表示了。 按照张輗张二少的意思,他是准备和王贤在小江南过年的。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,仅仅两天后,两人便不得不从温柔乡醒来……因为宣府的钦差庞瑛到了。“管他个三孙子的。”张二少这些天是醉生梦死,说这话时,他正把个妓女所穿的彩绣弓鞋当酒杯,和一帮妓女在行酒令,输了的就用那绣鞋往肚里灌酒。“庞瑛那个二百五,和咱兄弟尿不到一壶,咱们甭搭理他。”“兄长不搭理他当然没问题,”王贤苦笑道:“可兄弟我不搭理,就坏了尊卑了。”他是锦衣卫千户,庞瑛是锦衣卫镇抚,正好是他的顶头上司,若对他发号施令,要他重新审理案件,他还真没法拒绝,这正是极难办的地方。bt核“嗯,也是,谁让他是你顶头上司呢。”张輗想想,把绣鞋搁到一个妓女的头顶,恋恋不舍的起身道:“不用愁眉苦脸的,兄弟一场,我能让你受他的闲气?走,我陪你会会他去。”他现在的立场跟庞瑛不同了……庞瑛是纪纲的人,纪纲是汉王的人,自然想让太子能栽在山西。之前张輗为了保护大同的将门,和他们结成一伙,但现在用不着整太子,也能保住张家的徒子徒孙了,他凭什么还要趟这混水?其实最好的办法是两不相帮,让王贤和庞瑛闹去吧。但有道是吃人嘴短、拿人手短,王贤这些天奉承他是为的什么,张輗自然心知肚明。以他公子哥的脾气,只要无伤大雅,这个忙该帮还是得帮的……那庞瑛虽然凶名赫赫,但在张二公子的眼里,朝他开上几炮,还是无伤大雅的。bt核